<dd id="lc99o"><big id="lc99o"><noframes id="lc99o"></noframes></big></dd>
          1. <em id="lc99o"></em>
              第01節

                昏暗昨小的房子里,我的父親攤手攤腳瑗際躺在地板上。
                他穿著一身白衣裳,光著腳,手指無力地打著彎兒。
                他快樂的眼睛緊緊地閉住了,成了兩個黑洞;齜著牙咧著嘴,她像在嚇唬我。
                母親跪在他旁邊,用那把我常常用來鋸西瓜皮的小梳子,為父親梳理著頭發。
                母親圍著紅色的圍裙,粗里粗氣地自言自語著,眼淚不停地從他腫大了的眼泡里流出來。
                姥姥緊緊拉著我的手,她也在哭,渾身發抖,弄得我的手也抖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她要把我推到父親身邊去,我不愿意去,我心里害怕!
                我從沒見過這種陣勢,有一種莫名奇妙的恐懼。
                我不明白姥姥反復給我說的是什么意思:
                “快,跟爸爸告別吧,孩子,他還不到年紀,可是他死了,你再也別想見到他了,親愛的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我一向信服我姥姥說的任何一句話。盡管現在穿一身黑衣服,她顯得腦袋和眼睛都出奇的大,挺奇怪,也挺好玩。
                我小的時候,得過一場大病,父親看護著我,可是后來,我姥姥來了,他來照顧我了。
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哪兒的呀?”
                我問。
                “尼日尼,坐船來的,不能走,水面上是不能走的,小鬼!”
                她答。
                在水上不能走!坐船!
                啊,太可笑了,太有意思了!
                我家的樓上住著幾個大胡子波斯人;地下室住著販羊皮的卡爾麥克老頭兒;沿著樓梯,可以滑下去,要是摔倒了,就會頭向下栽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所有的這一切我都非常熟悉,可我卻從來沒聽說過從水上來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怎么是小鬼呢?”
                “因為你多嘴多舌!”
                她笑嘻嘻地說。
                從那一刻起,我就愛上這個和氣的老人了,我希望她領著我立刻離開這兒。
                因為我在這兒實在太難受了。
                母親的哭號嚇得我心神不定,她可是從來也沒有這么軟弱過,她一向是態度嚴厲的。
                母親人高馬大,骨頭堅硬,手勁兒特別大,她總是打扮得利利索索的。
                可是如今不行了,衣服歪斜凌亂,烏七八糟地;以前的頭發梳得光光的,貼在頭上,像個亮亮的大帽子,現在都套拉在赤裸的肩上,她跪在那兒,有些頭發都碰到了爸爸的臉。
                我在屋子里站了好半天了,可她看也不看我一眼,只是一個勁兒地為父親梳著頭,淚水嘩嘩地流。
                門外嘁嘁喳喳地站著些人,有穿黑衣服的鄉下人,也有警察。
                “行啦,快點收拾吧!”
                警察不耐煩地吼叫著。
                窗戶用黑披肩遮著,來了一陣風,披肩被吹了起來,抖抖有聲。
                這聲音讓我想起了那次父親帶我去劃船的事。我們玩著玩著,突然天上一聲雷響,嚇得我大叫一聲。
                父親哈哈哈地笑起來,用膝蓋夾住我,大聲說:“別怕,沒事兒!”
                想到這兒,我突然看見母親費力地從地板上站起來,可沒站穩,仰面倒了下去,頭發散在了地板上。
                她雙目緊閉,面孔鐵青,也像父親似地一咧嘴:“滾出去,阿列克塞!關上門!
                姥姥一下跑到了角落里的一只箱子后面,母親在地上打著滾兒,痛苦地呻吟著,把牙咬得山響。
                姥姥跟著她在地上爬著,快樂地說:“噢,圣母保佑!
                “以圣父圣子的名義,瓦留莎,挺!”
                太可怕了!
                她們在父親的身邊滾來爬去,來回碰他,可他一動不動,好像還在笑!
                她們在地板上折騰了好半天,母親有好幾次站起來都又倒下了;姥姥則像一個奇怪的黑皮球,跟著母親滾來滾去。
                突然,在黑暗中,我聽見一個孩子的哭聲!
                “噢,感謝我的主,是男孩!”
                點著了蠟燭。
                后來的事兒我記不清了,也許是我在角落里睡著了。
                我記憶中可以接上去的另外的印象,是墳場上荒涼的一角。
                下著雨,我站在粘腳的小土丘上,看著他們把父親的棺材放在墓坑。
                坑里全是水,還有幾只青蛙,有兩只已經爬到了黃色的棺材蓋上。
                站在墳旁邊的,有我,姥姥,警察和兩個手拿鐵鍬臉色陰沉的鄉下人。
                雨點不停地打在大家的身上。
                “埋吧,埋吧!”
                警察下著命令。
                姥姥又哭了起來,用一角頭巾捂著臉。
                鄉下人立刻撅起屁股來,往坑里填土。
                土打在水里,嘩嘩直響;那兩只青蛙從棺材上跳了下來,往坑壁上爬,可是土塊很快就又把它們打了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“走吧,阿列克塞!”
                姥姥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掙脫了,我不想走。
                “唉,真是的,上帝!”
                不知她是在埋怨我,還是在埋怨上帝。她默黷地站在那兒,墳填平了,她還站在那兒,一動不動。
                刮起風來,雨給刮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兩個鄉下人用鐵鍬平著地,啪嘰啪嘰地響。
                姥姥領著我,走在許多發黑的十字架之間,走向遠遠的教堂。
                “你為什么不哭?”應該大哭一場才對!”走出墳場的圍墻時,她說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想哭!
                “噢,不想哭,那就算了,不哭也好!”
                我很少哭,哭也是因為受了氣,而不是因為疼什么的。
                我一哭,父親就笑話我,而母親則嚴厲地斥責我:“不許哭!”
                我們坐著一輛小馬車,走在骯臟的街道上。街道很寬,兩邊都是深紅色的房子。
                “那兩只青蛙還能出來嗎?”
                “可能出不來了,可上帝會保佑它們的,沒事兒!”
                不論是父親,還是母親,都沒有這么頻繁地念叨過上帝。
                幾天以后,姥姥、母親和我一起上了一艘輪船。
                剛生下來的小弟弟死了,包著白布,外面纏著紅色的帶子,靜靜地躺在一張小桌子上。
                我坐在包袱上,從小小的窗戶向外望,外面泛著泡沫的濁水向后退著,濺起來的水花不時地打在窗戶上。
                我本能地跳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“噢,別怕!”
                姥姥用她那雙溫暖的手把我抱了起來,又把我放到了包袱上。
                水面上灰霧茫茫,遠方偶爾現出黑色的土地來,馬上就又消失于濃霧之中了。
                周圍的所有東西都在顫抖,只有母親,雙手枕于腦后,靠著船站著,一動不動。
                她臉色鐵青,雙腿緊閉,一聲不響。
                她變成了另外一個人,連衣服都變了,我覺得她越來越陌生。
                姥姥常常對她說:“瓦莉婭,吃一點東西吧,少吃點兒,好嗎?”
                母親好像沒聽見,依舊一動不動。
                姥姥跟我說話總是輕聲慢語的,和母親說話聲音就大了點兒,可也很小心,似乎還有點膽怯似的。
                她像是有點怕母親,這使我和姥姥更親近了。
                “薩拉多夫,那個水手呢?”
                母親突然憤怒地吼道。
                什么?薩拉多夫?水手?奇怪。
                走進一個白頭發的人,他穿著一身藍衣服,拿著個木匣子。
                姥姥接過木匣,把小弟弟的尸體放了進去。
                她伸直了胳膊托著木匣走向門口,可她太胖了,要側著身子才能擠過窄窄的艙門。
                她有點不知所措。
                “看你,媽媽!”
                母親叫了一聲,奪過棺材,她倆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我還在艙里,打量著那個穿藍衣服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“啊,小弟弟死了,是吧?”
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誰?”
                “水手!
                “薩拉多夫呢?”
                “是個城市。你看,窗外就是!”
                窗外的霧氣中時而露出移動著黑土地,像是剛從大面包上切下來的圓圓的一塊兒。
                “姥姥呢?”
                “去埋你的小弟弟去了!
                “埋在地下?”
                “不埋在地下埋在哪兒?”
                我給他講了埋葬父親時埋了兩只青蛙。他抱起我來,親了親。
                “啊,小朋友,有些事你還不懂!”
                “用不著去可憐那些青蛙,可憐一下你的媽媽吧,你看被折磨成了什么樣子!”
                汽笛嗚嗚地響了。
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這是船在叫,所以并不怕。那個水手趕緊放下我,跑了出去邊跑邊說:“得快,得快!”
                我不由自主地也跟著跑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門外,昏暗的過道里一個人也沒有。樓梯上鑲的銅片閃著光。
                往上看,一些人背著包袱,提著提包在走動。他們要下船了,我也該下了。
                可當我和大家一起走到甲板旁的踏板前時,有人對我嚷了起來:“誰的孩子啊,這是?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知道我是誰的孩子!
                人們摸摸我、拍拍我,弄得我有點不知所措。最后那個白頭發的水手跑了過來,把我抱起來說:“噢,他是從艙里跑出來的,從阿斯特拉罕來!
                他把我抱回到艙里,扔在行李上,嚇唬著我:
                “再亂跑我要揍你了!”
                我呆坐著。
                頭頂上的腳步聲、人聲安靜下來,輪船也不噗噗地響了,也停止了打顫。
                艙里的窗戶外邊擋著一堵濕漉漉的墻,艙里黑黑的,行李好像都大了一圈兒,擠得我喘不過氣來。
                我就這樣永遠被扔在了船上?
                我去開門,開不開,銅門把手根本就扭不動。
                我抄起裝牛奶的瓶子,拚命向門把手砸過去,瓶子碎了,牛奶順著我的腿流進了靴子里。
                我非常沮喪,躺在包袱上,悄悄地哭了起來。最后,我噙著淚水睡著了。
                輪船的噗噗的顫動把我驚桓艙里的窗戶明晃晃的,像個小太陽。
                姥姥坐在我身邊,皺著眉頭梳頭,她不停地自言自語地念叨著。
                她的頭發特別多,密實地蓋住了雙肩、胸脯、膝蓋,一直耷拉到地上。
                她用一只手把頭發從地上攬起來,費力地把那把顯得很小的木梳梳進厚厚的頭發里。
                她的嘴唇不自覺地歪著,黑眼睛生氣地盯著前面的頭發;她的臉在大堆的頭發里顯得很小,顯得很可笑。
                她今天不高興,不過我問她頭發為什么這么長時,她的語調還像昨天一樣溫柔:“這好像是上帝給我的懲罰,是他在讓我梳這些該死的頭發!
                “年青的時候,這是我可供炫耀的寶貝,可現在我詛咒它了!
                “睡吧,我的寶貝,天還早呢,太陽剛出來!
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睡了!”
                “好,不睡就不睡了,”她立刻就同意了,一面編著辮子,一面看了看在沙發上躺著的母親,母親躺在那兒,一動不動,像根木頭“好了,你說說,昨天你怎么把牛奶瓶給打碎了?小點聲告訴我!”
                她說得溫和甜蜜,每個字都是那么有耐心,我記住了每個字。
                她笑的時候,黑色的眼珠亮亮的,閃出一種難以言表的愉快,她牙齒雪白,面孔雖然有點黑,可依舊顯得年青。
                她臉上最煞風景的大概就是那個軟塌塌的大鼻子、紅鼻子頭了。
                她一下子從黑暗中把我領了出來,走進了光明,還為我周圍的東西帶來了美麗的光環!
                她的我永遠的朋友,是我最了解的人,我與她最知心!
                她無私的愛引導了我,讓我在任何艱難困苦的環境中都絕不喪失生的勇氣!
               。矗澳昵暗倪@些日子,輪船這樣緩緩地前著。我們坐了好01幾天才到尼日尼,我還能清晰地回憶最初那美好的幾天。
                天氣轉晴,我和姥姥整天都在甲板上呆著。
                伏爾加河靜靜的流淌,秋高氣爽,天空澄澈,兩岸的秋色很濃,一片收獲前的景象。
                桔紅色的輪船逆流而上,輪槳緩緩地拍打著藍色的水面,隆隆作響。
                輪船后面拖著一只駁船。駁船是灰色,像只土鱉。
                景走船移,兩岸的景致每時每刻都發生著變化,城市、鄉村、山川、大地,還有水面上漂著的那些金色的樹葉。
                “啊,多美!”
                姥姥容光煥發,在甲板上走來走去,興奮地瞪大了眼睛。
                她偶爾站住,立在那兒,看著河岸發呆,她兩手交叉放在胸前,面帶微笑,眼含淚水。
                我扯了扯她的黑裙子。
                “噢,我好像睡著了!”
                她一震。
                “你為什么哭?”
                “親愛的寶貝,我哭是因為我太快樂了!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老了,你知道,我已經活了60年了!”
                她聞了聞鼻煙,開始給我講一些稀古怪的故事,有善良的強盜,有妖魔鬼怪,也有圣人賢士。
                她的聲音很低,臉緊緊挨著我的臉,神秘地盯著我的眼睛,似乎從那里往我的眼睛里灌進了令人興奮的力量。
                她講得流暢自然,非常好聽,每次她講完了,我總會說:
                “再講一個!”
                “好,好,再講一個!”
                “有一個灶神爺,坐在爐灶里,面條兒扎進了他的腳心,他哎喲哎喲地直叫:“‘哎喲,疼啊,我受不了了,小老鼠!’”
                講著,姥姥抬起一只腳,晃來晃去,假裝非常痛苦,好像她就是那個面條兒扎進了腳心的灶神。
                和我一起聽故事的還有船上的水手們,都是些留著胡子的高大的男人。
                他們夸贊姥姥講得好,要求:“再講一個,老太太!”
                還說:
                “走,跟我們一起去吃晚飯!”
                餐桌上,他們請姥姥喝伏特加,讓我吃西瓜,還有香瓜。
                不過,這一切都是偷偷進行的,因為船上有一個人,禁止所有的人吃水果,他看見了會毫不猶豫地奪過水果來給你扔到河里去的。
                這個人穿的衣服有點像警察的制服,上面釘著銅扣子,整天像喝得醉乎乎的,人們都躲著他。
                母親極少上甲板上來,她躲著我們。
                母親身材高大而且挺拔,面孔鐵青,辮子粗大,盤在頭頂上,像王冠似的。
                她永遠沉默著,好像有一層看不透的霧籠罩著她,她那一雙和姥姥一樣的灰色的大眼睛,好像永遠在從遙遠的地方冷漠地觀察著人世。
                她曾經嚴厲地說:
                “媽媽,人家可都在笑話你呢!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在乎,盡管去笑話吧,讓他們笑個痛快!”
                我的頭腦中還清晰地記得,姥姥一看見尼日尼,就高興21得像個孩子似的。
                她興奮地拉著我走到船舷旁邊,大聲地說:
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看,啊,太美了!”
                “那就是尼日尼,天啊,多像神仙住的地方!”
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,那是教堂,好像是在空中飛翔!”
                她興奮地幾乎流出淚來,央求著我母親:
                “瓦留莎,你快看看?”
                “你可能把這地方都忘了吧,快看看呀,你會高興的!”
                母親非常勉強地笑了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輪船泊在了河當中。
                河上擠滿了船只,成百根桅桿聳向天空。
                一只裝滿了人的船靠上了輪船,人們從船上搭好梯子,爬到了輪船的甲板上。
                有一個干瘦干瘦的老頭兒走在最前面,他穿著一身黑,胡子是金黃色的,鼻子是彎的,眼睛是綠的。
                “爸爸!”
                母親深沉而響亮地大喊一聲,撲到了他的懷里。
                他抱住母親,撫摸著她的臉,聲音很尖地喊著:
                “噢,傻孩子,怎么啦?”
                “唉,你們這些人!”
                在這同時,姥姥則像個轉起來的陀螺,一眨眼就和所有的人擁抱、親吻過了。
                她把我推到大家面前:
                “噢,快快,這是米哈洛舅舅,這是雅可夫舅舅,這是娜塔莉婭舅媽,這兩個表哥都叫薩沙,表姐叫卡杰琳娜!”
                “咱們都是一家人,怎么樣,多不多?”
                姥爺問姥姥:
                “身體怎么樣,老媽媽?”
                “他們吻了三下。
                姥爺把我從人堆中拉了出來:
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誰?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從阿斯特拉罕上來,從船艙里跑出來的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“噢,天啊,他說的什么呀!”姥爺問我母親,沒等我回答,就一把推開了我:
                “啊,看看,顴骨跟他父親一模一樣!好了,下船吧!”
                下了船,沿著斜坡往上走,斜坡上鋪著大個兒的鵝卵石,路的兩側長滿了枯黃的野草。
                姥爺和我母親走在隊伍的最前面。他的個兒頭很小,剛到母親的肩膀,他走路走得很快,而母親則像在空中漂浮著似的,俯視著她的父親。
                緊跟在他們后面的是兩個舅舅:米哈伊爾①舅舅的黑頭發梳理得非常整齊,他像姥爺一樣干瘦干瘦的;雅可夫舅舅的頭發是淺色的,打著卷兒。
                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   、倜坠宓年欠Q還有幾個胖胖的女人,穿得很鮮艷;6個孩子在最后面,都默不作聲。
                和我走在一起的是姥姥和小個子舅媽娜塔莉婭。
                這位舅媽臉色蒼白,藍眼睛、大肚子,走起路來很吃力,常常停下來,喘著氣:
                “哎喲,我可走不動了!”
                “唉,他們干什么讓你也來?真蠢!”姥姥罵道。
                走在這群人中間,我感到很孤獨,我覺得自己是個陌生人,連姥姥好像也變了,跟我疏遠了似的。
                我最不喜歡姥爺,我聞到了他身上的敵意。我有點怕他,還有點好奇。
                上了坡,便有了大街。
                一座低低的平房大院矗立在前面。粉紅色的油漆已經非常骯臟了,房檐很低,窗戶是凸出來的。
                單看外觀,你會覺得里面地方很大,可里面分成了許多間小房間,非常擁擠。
                到處都是人,大家好像都在發脾氣,怒氣沖沖地走來走去,孩子們則像一群偷吃的麻雀,竄來跳去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特別難聞的味兒。
                院子里掛滿了濕漉漉的布,地上到處都放著水桶,里面的水五顏六色,也泡著布。
                墻角的一個矮得貼了地的房子里,爐火燒得正旺,什么東西煮開了鍋,咕嘟嘟地響,一個看不見人影的人嘴里喊著些奇怪的詞兒:
                “紫檀——品紅——硫酸鹽!

              返回目錄
              昵稱:

    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  戰爭與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嘯山莊 大衛·科波菲爾 紅與黑 悲慘世界 安娜·卡列尼娜 約翰·克利斯朵夫
              3分快三app

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lc99o"><big id="lc99o"><noframes id="lc99o"></noframes></big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lc99o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理 | 阿坝 | 益阳 | 荆门 | 洛阳 | 海门 | 七台河 | 阿拉尔 | 锡林郭勒 | 张掖 | 基隆 | 朔州 | 天长 | 延安 | 瑞安 | 莒县 | 安庆 | 赤峰 | 阿勒泰 | 贵州贵阳 | 禹州 | 锦州 | 姜堰 | 河池 | 诸暨 | 亳州 | 景德镇 | 巴彦淖尔市 | 厦门 | 昌吉 | 佛山 | 新泰 | 醴陵 | 无锡 | 凉山 | 神农架 | 舟山 | 克孜勒苏 | 恩施 | 中卫 | 孝感 | 双鸭山 | 雅安 | 毕节 | 永康 | 常州 | 克拉玛依 | 驻马店 | 博尔塔拉 | 泗阳 | 朝阳 | 保定 | 嘉善 | 山西太原 | 海拉尔 | 湛江 | 寿光 | 毕节 | 肇庆 | 沭阳 | 蚌埠 | 万宁 | 清徐 | 大连 | 镇江 | 汕头 | 顺德 | 大理 | 仁怀 | 淮南 | 柳州 | 常州 | 燕郊 | 厦门 | 牡丹江 | 贺州 | 吐鲁番 | 梅州 | 秦皇岛 | 呼伦贝尔 | 漳州 | 扬中 | 昭通 | 锦州 | 遵义 | 安吉 | 德阳 | 阿勒泰 | 长葛 | 通辽 | 湖州 | 神农架 | 儋州 | 靖江 | 保定 | 安顺 | 安庆 | 保定 | 葫芦岛 | 白沙 | 诸城 | 启东 | 巴中 | 攀枝花 | 芜湖 | 定州 | 南京 | 达州 | 乳山 | 丹东 | 临沂 | 赣州 | 鞍山 | 西双版纳 | 鄂尔多斯 | 仁怀 | 宁国 | 定安 | 临汾 | 随州 | 辽阳 | 临夏 | 江门 | 正定 | 白城 | 仙桃 | 安顺 | 文山 | 庄河 | 潜江 | 燕郊 | 宜宾 | 吉林长春 | 铜川 | 诸暨 | 德阳 | 上饶 | 许昌 | 昌吉 | 宜都 | 克孜勒苏 | 定西 | 白山 | 汉中 | 朔州 | 酒泉 | 三亚 | 梧州 | 石嘴山 | 玉林 | 仙桃 | 佛山 | 烟台 | 武夷山 | 寿光 | 台北 | 邹平 | 潮州 | 吐鲁番 | 五家渠 | 沛县 | 扬中 | 泰州 | 鄢陵 | 怀化 | 濮阳 | 吕梁 | 陇南 | 陕西西安 | 锦州 | 鹰潭 | 塔城 | 黑河 | 海拉尔 | 安康 | 阿里 | 鄂州 | 湘西 | 扬中 | 本溪 | 神农架 | 廊坊 | 济宁 | 兴化 | 永州 | 姜堰 | 巢湖 | 偃师 | 克拉玛依 | 营口 | 武安 | 苍南 | 陇南 | 连云港 | 安岳 | 阜阳 | 阜新 | 东台 | 白山 | 定州 | 义乌 | 德州 | 九江 | 澳门澳门 | 汉川 | 启东 | 承德 | 泰兴 | 昆山 | 赵县 | 宜都 | 阿坝 | 泉州 | 咸宁 | 澄迈 | 禹州 | 博尔塔拉 | 云南昆明 | 宿州 | 中卫 | 新余 | 海西 | 厦门 | 张家口 | 马鞍山 | 库尔勒 | 七台河 | 吴忠 | 百色 | 德阳 | 吕梁 | 宿迁 | 西双版纳 | 单县 | 南充 | 淮北 | 营口 | 佛山 | 乐清 | 秦皇岛 | 平顶山 | 桐乡 | 迁安市 | 濮阳 | 张掖 | 河池 | 安徽合肥 | 甘肃兰州 | 巴音郭楞 | 泸州 | 汕尾 | 遵义 | 秦皇岛 | 漯河 | 慈溪 | 灌南 | 马鞍山 | 义乌 | 曹县 | 儋州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庆阳 | 岳阳 | 图木舒克 | 白沙 | 贵州贵阳 | 商丘 | 通辽 | 抚州 | 博罗 | 博尔塔拉 | 广汉 | 阿拉尔 | 青州 | 威海 | 白银 | 黄冈 | 黑龙江哈尔滨 | 辽宁沈阳 | 澳门澳门 | 辽源 | 庄河 | 鸡西 | 山东青岛 | 陇南 | 桂林 | 开封 | 西双版纳 | 桐乡 | 娄底 | 昌吉 | 果洛 | 禹州 | 澳门澳门 | 扬州 | 塔城 | 泸州 | 嘉峪关 | 盘锦 | 海西 | 宜都 | 忻州 | 长葛 | 焦作 | 长葛 | 汕尾 | 台南 | 台中 | 商丘 | 昆山 | 嘉峪关 | 梅州 | 乌兰察布 | 舟山 | 保定 | 霍邱 | 柳州 | 临海 | 肇庆 | 西藏拉萨 | 滕州 | 怒江 | 杞县 | 佳木斯 | 舟山 | 济宁 | 蓬莱 | 阿勒泰 | 惠州 | 邯郸 | 塔城 | 内江 | 商洛 | 东方 | 泉州 | 寿光 | 日照 | 亳州 | 遵义 | 鹤岗 | 东营 | 沧州 | 晋城 | 株洲 | 南京 | 惠州 | 松原 | 靖江 | 凉山 | 绥化 | 佳木斯 | 绍兴 | 驻马店 | 新沂 | 泰安 | 海北 | 黄山 | 台中 | 桐乡 | 邵阳 | 乌兰察布 | 菏泽 | 珠海 | 三门峡 | 临海 | 宝鸡 | 泸州 | 蓬莱 | 攀枝花 | 泰兴 | 鸡西 | 辽宁沈阳 | 保定 | 铜川 | 营口 | 三门峡 | 大庆 | 黄山 | 博尔塔拉 | 涿州 | 六盘水 | 博尔塔拉 | 晋中 | 偃师 | 大丰 | 玉树 | 铜川 | 桐乡 | 灌南 | 贵州贵阳 | 株洲 | 鞍山 | 宿迁 | 广元 | 锦州 | 厦门 | 瑞安 | 吉林 | 仁怀 | 朝阳 | 仁怀 | 晋城 | 黔西南 | 温岭 | 抚顺 | 石嘴山 | 苍南 | 赣州 | 桐城 | 克孜勒苏 | 长兴 | 南平 | 五指山 | 临沧 | 襄阳 | 金华 | 垦利 | 台湾台湾 | 晋中 | 荆门 | 雄安新区 | 湘潭 | 锡林郭勒 | 丽水 | 抚顺 | 大连 | 济南 | 佳木斯 | 德清 | 图木舒克 | 张北 | 塔城 | 韶关 | 慈溪 | 乐山 | 黔南 | 汝州 | 克孜勒苏 | 仁怀 | 汝州 | 招远 | 香港香港 | 三明 | 菏泽 | 高密 | 滁州 | 东莞 | 徐州 | 石嘴山 | 威海 | 通辽 | 宿迁 | 永新 | 绥化 | 禹州 | 咸阳 | 遵义 | 延边 | 定州 | 灌云 | 和田 | 宣城 | 锡林郭勒 | 河南郑州 | 永州 | 香港香港 | 通化 | 阿坝 | 文昌 | 牡丹江 | 章丘 | 文山 | 项城 | 韶关 | 那曲 | 伊春 | 博尔塔拉 | 达州 | 清徐 | 台山 | 建湖 | 库尔勒 | 湛江 | 济南 | 鹤岗 | 昭通 | 曹县 | 沛县 | 吐鲁番 | 蚌埠 | 石狮 | 厦门 | 毕节 | 鄂州 | 珠海 | 枣阳 | 绵阳 | 台中 | 崇左 | 清远 | 阿拉善盟 | 玉树 | 澳门澳门 | 德州 | 文山 | 惠州 | 北海 | 菏泽 | 宝应县 | 吐鲁番 | 鹤壁 | 唐山 | 咸阳 | 郴州 | 阿坝 | 丽江 | 江苏苏州 | 台湾台湾 | 佳木斯 | 梅州 | 衡水 | 固原 | 博罗 | 河源 | 沭阳 | 毕节 | 临猗 | 山东青岛 | 靖江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桂林 | 齐齐哈尔 | 长治 | 濮阳 | 泉州 | 浙江杭州 | 黔南 | 吉安 | 武夷山 | 灌南 | 中山 | 包头 | 朔州 | 如东 | 滨州 | 定安 | 黔南 | 台湾台湾 | 蓬莱 | 宜昌 | 池州 | 咸阳 | 曹县 | 章丘 | 武安 | 霍邱 | 基隆 | 丹阳 | 潜江 | 湛江 | 汉中 | 益阳 | 偃师 | 东台 | 山南 | 岳阳 | 吉林 | 衡阳 | 福建福州 | 基隆 | 昌都 | 济南 | 北海 | 白沙 | 双鸭山 | 株洲 | 惠东 | 唐山 | 牡丹江 | 宁德 | 黄石 | 正定 | 定州 | 大连 | 阿克苏 | 武夷山 | 滨州 | 乐山 | 湛江 | 昌吉 | 永州 | 章丘 | 晋城 | 汝州 | 河北石家庄 | 江西南昌 | 章丘 | 临海 | 株洲 | 石嘴山 | 保亭 | 天长 | 石嘴山 | 灌南 | 日喀则 | 和县 | 阿勒泰 | 那曲 | 辽宁沈阳 | 曹县 | 十堰 | 滨州 | 高雄 | 邹城 | 洛阳 | 嘉兴 | 温州 | 梧州 | 吐鲁番 | 云南昆明 | 台湾台湾 | 昌吉 | 泗阳 | 昆山 | 高雄 | 霍邱 | 中卫 | 宝应县 | 滁州 | 兴化 | 迪庆 | 澳门澳门 | 攀枝花 | 晋城 | 汉中 | 荆门 | 常州 | 日喀则 | 明港 | 大兴安岭 | 海丰 | 长兴 | 大兴安岭 | 丽水 | 大庆 | 莒县 | 包头 | 梅州 | 锡林郭勒 | 石嘴山 | 十堰 | 日喀则 | 淮南 | 常德 | 库尔勒 | 儋州 | 百色 | 北海 | 河南郑州 | 任丘 | 淄博 | 桐乡 | 资阳 | 宜宾 | 南通 | 阳春 | 迪庆 | 益阳 | 聊城 | 黔南 | 石狮 | 宝应县 | 松原 | 黔南 | 蓬莱 | 任丘 | 台北 | 石狮 | 崇左 | 秦皇岛 | 邹平 | 琼中 | 沛县 | 来宾 | 崇左 | 寿光 | 海拉尔 | 滁州 | 南京 | 高雄 | 黄山 | 平凉 | 郴州 | 濮阳 | 恩施 | 苍南 | 无锡 | 晋江 | 苍南 | 陕西西安 | 韶关 | 青海西宁 | 毕节 | 大连 | 广元 | 临沂 | 衢州 | 和县 | 焦作 | 台湾台湾 | 达州 | 塔城 | 永新 | 海门 | 曲靖 | 无锡 | 仁寿 | 偃师 | 柳州 | 昌都 | 大庆 | 咸阳 | 廊坊 | 漯河 | 江苏苏州 | 唐山 | 阜新 | 丹东 | 三沙 | 赵县 | 灵宝 | 衡阳 | 日喀则 | 玉环 | 青州 | 海安 | 宁波 | 泗洪 | 如东 | 宣城 | 图木舒克 | 潍坊 | 澄迈 | 天长 | 防城港 | 温州 | 曲靖 | 东莞 | 茂名 | 汕尾 | 顺德 | 明港 | 山西太原 | 咸宁 | 东方 | 常德 | 雅安 | 齐齐哈尔 | 池州 | 保山 | 慈溪 | 昭通 | 齐齐哈尔 | 庄河 | 许昌 | 宁国 | 扬州 | 台湾台湾 | 绥化 | 贺州 | 启东 | 桓台 | 菏泽 | 荣成 | 漯河 | 永康 | 徐州 | 洛阳 | 无锡 | 三明 | 贵州贵阳 | 张北 | 吕梁 | 瓦房店 | 淄博 | 忻州 | 河北石家庄 | 通辽 | 安徽合肥 | 怀化 | 长兴 | 厦门 | 永新 | 漳州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菏泽 | 靖江 | 台湾台湾 | 泰州 | 金坛 | 牡丹江 | 阿坝 | 常德 | 金华 | 包头 | 昌吉 | 广安 | 黄冈 | 姜堰 | 潮州 | 宜昌 | 辽阳 | 海宁 | 定安 | 衡水 | 朔州 | 黔西南 | 武安 | 保定 | 荆州 | 通化 | 崇左 | 醴陵 | 赤峰 | 来宾 | 台中 | 聊城 | 潜江 | 株洲 | 台湾台湾 | 荣成 | 淄博 | 天长 | 大兴安岭 | 运城 | 肇庆 | 馆陶 | 湖北武汉 | 桓台 | 铁岭 | 金华 | 伊春 | 徐州 | 天门 | 吕梁 | 安康 | 防城港 | 菏泽 | 佳木斯 | 兴安盟 | 三明 | 衡阳 | 宁国 | 辽阳 | 盐城 | 自贡 | 眉山 | 简阳 | 三明 | 菏泽 | 江苏苏州 | 荆州 | 宜宾 | 商丘 | 漯河 | 昭通 | 常州 | 简阳 | 中山 | 蓬莱 | 淮安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醴陵 | 抚州 | 广汉 | 丽江 | 五家渠 | 潜江 | 吉林 | 平凉 | 儋州 | 贵港 | 海东 | 丽江 | 忻州 | 宜昌 | 枣阳 | 果洛 | 信阳 | 伊犁 | 阜阳 | 泗阳 | 石狮 | 南通 | 宁德 | 百色 | 龙口 | 商洛 | 德州 | 东方 | 漯河 | 亳州 | 蓬莱 | 霍邱 | 哈密 | 包头 | 运城 | 任丘 | 哈密 | 吉林长春 | 大兴安岭 | 甘南 | 湖北武汉 | 临沧 | 保定 | 宜都 | 玉林 | 海宁 | 资阳 | 玉林 | 嘉善 | 来宾 | 鄂尔多斯 | 铜陵 | 贵州贵阳 | 霍邱 | 仙桃 | 仁寿 | 燕郊 | 保定 | 山西太原 | 枣阳 | 固原 | 邹城 | 那曲 | 泰州 | 石狮 | 防城港 | 桐乡 | 湖北武汉 | 包头 | 临汾 | 包头 | 湛江 | 湛江 | 吐鲁番 | 锦州 | 吐鲁番 | 河源 | 三明 | 新余 | 平凉 | 肥城 | 汕尾 | 嘉峪关 | 湘西 | 遵义 | 海门 | 武威 | 淮南 | 吉林长春 | 金坛 | 克孜勒苏 | 海东 | 河北石家庄 | 阳江 | 马鞍山 | 松原 | 单县 | 宁国 | 株洲 | 台中 | 琼海 | 寿光 | 萍乡 | 厦门 | 龙岩 | 文昌 | 澳门澳门 | 莆田 | 泰安 | 吉林 | 洛阳 | 武安 | 迁安市 | 韶关 | 哈密 | 临沧 | 咸阳 | 台北 | 淮北 | 淮北 | 阿勒泰 | 抚顺 | 恩施 | 福建福州 | 塔城 | 白城 | 伊犁 | 蚌埠 | 莆田 | 红河 | 大同 | 海安 | 宜昌 | 湖南长沙 | 泗洪 | 阳泉 | 岳阳 | 鹤岗 | 林芝 | 嘉善 | 永新 | 益阳 | 红河 | 姜堰 | 仁寿 | 宿迁 | 揭阳 | 晋城 | 抚顺 | 武夷山 | 桂林 | 河南郑州 | 焦作 | 遵义 | 文昌 | 临海 | 偃师 | 张掖 | 南通 | 黔南 | 商丘 | 包头 | 温岭 | 库尔勒 | 咸宁 | 怒江 | 南京 | 贵港 | 嘉善 | 澄迈 | 宁德 | 防城港 | 晋城 | 凉山 | 山东青岛 | 芜湖 | 惠州 | 海东 | 阿里 | 珠海 | 赤峰 | 盘锦 | 常德 | 甘孜 | 新泰 | 聊城 | 阳泉 | 红河 | 大理 | 南通 | 灌南 | 肥城 | 义乌 | 诸城 | 涿州 | 克拉玛依 | 景德镇 | 台南 | 荣成 | 甘肃兰州 | 铁岭 | 阳泉 | 四川成都 | 张家口 | 台湾台湾 | 岳阳 | 南充 | 象山 |